并非只有学渣和学霸两种人生

2019-02-18 作者:   |   浏览(

    并非只有学渣和学霸两种人生

    本报记者 刘雨涵

    翟天临的牛皮终于被戳破了,他此前曾放话说,“等我什么时候穿着博士的毕业服照相的时候,我会上热搜,我再让所有人看看谁牛。”如今,他确实因为自己的博士身份被一直挂在热搜上,只不过是以一种极其不光彩的方式。

    网友们从翟天临的博士身份一路扒到了他的高考成绩,只有348分,而不是他自己吹嘘的580多分,假学霸原来是个真学渣。从高考来复盘翟天临的学霸人设崩塌之路,也许能窥出一二缘由。

    1987年出生的青岛小哥翟天临是2006年山东高考大军中的一员。作为在山东这个教育大省长大的孩子,翟天临大概从小就有对于学霸的迷之崇拜。当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在山东只招收了两名学生,幸运的是,翟天临顺利地被选上了。不幸的是,他的高考成绩只有348分。另一位被选上的山东考生是马晓灿,曾在李少红执导的《红楼梦》中出演史湘云一角,马晓灿的高考文化课分数比翟天临高出了54分。即使是考入中国最好的电影学院,但是这样的高考成绩应该还是会刺痛翟天临。深深种下的学霸情结在翟天临本科毕业后还在不断发酵,于是他又一路吆喝着,用造假注水的北影硕士、北影博士甚至是北大博士后为自己装点门面。一个学渣逆袭为学霸的励志故事看似就此完成,只是翟天临忘了群众不是只会吃瓜,他们还知道知网,懂得论文查重,还能翻出当年的高考成绩。

    “虚荣心和侥幸心让我迷失了自己”,翟天临在致歉信中这样写道。正是应了那句话,内心越是缺少什么,越是想要炫耀什么。学渣喜欢装学霸,这是自卑感和虚荣心在作祟。而娱乐圈中真正的学霸,却都在云淡风轻地低调着。一路保送的撒贝宁说“北大还行”,清华电子工程系毕业的李健说他的水平在清华“不值一提”。此外,还有北外毕业留校的何炅、复旦法语系毕业的尚雯婕、考入台湾大学的苏有朋等,他们也几乎没有公开宣传过自己的学霸身份。除了这些网友们比较熟知的明星学霸外,娱乐圈中还隐藏着一位高段位学霸,那就是文体两开花的黄健翔。

    去年世界杯期间,黄健翔上高晓松的节目《晓说》。高晓松说,整个娱乐圈和体育圈加起来,如果按毕业院校排下来,黄健翔必须排在最前头,因为黄健翔就读的外交学院是全中国录取分数最高的学校,就连高晓松自己读的____都要排在后面。现在的___发言人陆慷跟黄健翔是同届,陆慷在三班,黄健翔在二班。黄健翔说自己当年大学的英文课全都是外国老师教的,新闻看___、路透社的,电视看CNN、BBC的。当了足球解说员之后,黄健翔也发挥了自己的语言特长,练就了意大利味的英语、西班牙味的英语、东南亚味的英语等等,时间久了竟然还会说串味儿。在此之前,看黄健翔那风风火火的性格,还以为他只是一个嘴皮子比较溜的体育生,没想到他竟然是正儿八经被按照___规格培养的高材生,真是个深藏不露的扫地僧。

    当学渣还在四处吹嘘自己圆不了的牛皮时,真正的学霸却玩起了隐身。也许是常年身处学霸群体中,让他们反而没有了智商上的优越感。学渣们可望而不可即的终点,只是学霸们的起点而已。

    娱乐圈中还有不少明星出身于学霸家族,他们没有对外吹嘘,而是选择了逃离,将文艺当成自己的庇护所。朴树的爸爸濮祖荫,毕业于北京大学空间物理系,是我国“双星计划”的发起人之一,获得过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学家,朴树的妈妈则是中国第一代计算机女工程师。从小成长于北大的家属院里,那里的每个孩子从小就立志要成为科学家,而朴树则在“小升初”的考试中,距离北大附中的录取分数线低了0.5分。朴树回想那个时候说,“真是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你没考上,你爸妈就没法做人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朴树得了忧郁症。后来他拼尽全力为了父母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但读到大二还是选择退学了,好在他在音乐创作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余男也与朴树有着相似的命运。余男的爷爷是数学家,她家里所有的堂兄妹念的都是清华、北大等名牌大学,只有余男学业不精,这让她____,十分怀疑自己的人生。直到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爱上了表演,她才慢慢发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

    就连拥有威廉姆斯大学和伯克利音乐学院双荣誉博士学历的王力宏,在他那个学神级的大家族里,也是妥妥的学渣。王力宏的舅公是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奶奶毕业于____经济系,哥哥是耶鲁大学的医学博士,弟弟则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表哥、表嫂都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就连自己的妻子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硕士。王力宏自嘲说之所以从事音乐是因为自己的文化课不好。可是,在音乐的世界中,他才是闪光的。

    世界上并非只有学渣和学霸两种人生,在多元的价值谱系中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坐标。学电子工程的可以去唱歌,未来的___可以当足球解说员,科学家大院里长大的也可以退学搞音乐,不是只有靠学习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翟天临比同省考生低了50多分仍能考入北京电影学院,从侧面也说明他的专业课分数足够高,表演天赋在当时已经显现,后来的一系列影视作品也证明了他的表演实力。他靠弄虚作假硬凹来的学霸人设,本以为是出奇制胜,最后却是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