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储高调访印巴受超常规礼遇,时机敏感“折返”三千公里

2019-02-21 作者:   |   浏览(
当地时间2019年2月19日,印度新德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抵达当地,对印度展开访问。印度总理莫迪亲赴机场迎接。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月19日晚,沙特阿拉伯王国王储兼第一副首相、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抵达印度首都新德里。印度总理莫迪打破常规亲自赴机场迎接,并在穆罕默德王储迈下舷梯后立即上前与其拥抱。
就在约24个小时之前,沙特王储刚刚结束了对巴基斯坦为期2天的国事访问。巴基斯坦和印度是其为期6天的亚洲三国行的前两站,2月21日至22日,沙特王储将访问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在18日晚离开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后,沙特王储并未直接飞赴印度,而是回到沙特首都利雅得停留了十数小时后,再度启程。
据印度___对当地媒体发布的消息,沙特王储此番来回近3000公里的“折腾”,是应印方要求的。在此之前,印度媒体一度对沙特王储先访巴基斯坦再访印度颇有怨言。
沙特王储的此次访问,正值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日前发生了一起针对印度军警的自杀式袭击,导致44名印安全人员死亡,印巴关系再度紧张。因而,沙特方面如何平衡两方备受外界关注。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9日报道,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在该国王储抵达印度前表示,沙特愿借此访为缓和印巴紧张关系做出努力。
对此,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在接受(www.the_____.cn)采访时表示,印度是沙特重要经济伙伴,巴基斯坦是沙特重要政治和安全伙伴,沙特与印巴均保持友好合作关系,不会选边站。
另一方面,《华尔街日报》指出,此次亚洲三国行代表着沙特的一个战略支点,可以减少穆罕默德在国际上的孤立,重新确立沙特的海外影响力,每个到访的国家都能为沙特阿拉伯提供战略和投资机会。
再向危机中的巴基斯坦伸援手
不仅在印度受到了总理莫迪赴机场亲迎的破常规待遇,此前在巴基斯坦,沙特王储同样受到高度礼遇。
据卡塔尔半岛___、法国24___等媒体报道,巴基斯坦政府17日不仅派战斗机充当王储座机的先导,当王储走下巴方一处军用机场的红地毯上后,在旁等候的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亲自驾车将王储从机场接入其在首都伊斯兰堡的下榻之处。
在伊斯兰堡市内,街道边挂满了沙特和巴基斯坦国旗,穆罕默德王储和巴总理的肖像随处可见。巴基斯坦政府宣布18日(周一)为首都的公共假期,当地鸟市还前所未有地准备了3500只鸽子放飞。
不仅如此,伊斯兰堡还加强了安保。巴基斯坦军方设置了1000余个检查站、部署1.2万名安全人员;特定地区手机信号受到限制。王储下榻的总理府也十分豪华。该处住所归巴斯斯坦政府所有,但伊姆兰自去年当选以来一直拒绝入住,以削减政府开支。拮据的巴基斯坦政府还曾拍卖豪车以维持运转。
这是穆罕默德在2017年成为王位继承人后首次访问巴基斯坦,也是15年来沙特领导人首次访问巴基斯坦。
在穆罕默德和伊姆兰的见证下,两国签署一系列涉及石化、能源、矿产、体育等多个领域的谅解备忘录和投资协定,包括在沿海城市瓜达尔投资100亿美元的炼油厂和石化企业。
巴基斯坦官方消息显示,穆罕默德此行为巴基斯坦带来总价值210亿美元的投资。这一数字远超此前巴方官员“预告”的100亿美元。
“对于(发展双边关系的)第一阶段来说,这个金额够大的了。” 穆罕默德表示,“沙特现在是巴基斯坦的兄弟加朋友,我们一起走过了艰难和美好的时刻,我们将继续走下去。”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则在为穆罕默德举行的国宴上赞扬了两国作为盟友的紧密联系。“巴基斯坦和沙特正在把这种关系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 伊姆兰补充说道,“现在的投资关系将让两国都从中获益。”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9月18日,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选择沙特阿拉伯作为自己上任后第一个正式访问的国家。外界普遍猜测,巴总理试图从利雅得寻求经济援助,以应对本国的外汇储备危机。当时,巴基斯坦获得了沙方提供的60亿美元融资。
沙特与巴基斯坦是传统盟友,两国都是以逊尼派穆斯林为主体的伊斯兰大国,目前250多万巴基斯坦劳工在沙特工作,提供了重要侨汇收入,两国在安全、政治、经济等领域保持传统特殊关系。同时,沙特阿拉伯长期以来一直向巴基斯坦提供一定的财政支持,包括缓解上世纪90年代国际社会对巴基斯坦核试验的影响,以及5年前巴货币崩溃后的影响。
当前,巴基斯坦正面临新一轮危机,国际收支失衡、财政困难、经济增长乏力,外汇储备已不足80亿美元。自去年8月宣誓就任总理以来,伊姆兰·汗一直在进行高度公开的“紧缩政策”,同时呼吁友好国家提供财政支持。此外,巴基斯坦也正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行救助谈判,这是该国自1980年代以来的第13次。
对于沙特在此时机访巴并提供援助,孙德刚分析认为,双方各有所需:沙特希望通过与亚洲大国加强合作来缓解西方和土耳其的政治压力,推进“2030愿景”,开发红海沿岸。在沙特积极构建“阿拉伯版北约”、波兰中东问题部长级会议刚刚落幕的背景下,沙特与巴基斯坦加强合作,还有促进逊尼派伊斯兰国家团结、共同应对伊朗崛起的考虑。
对于沙特计划在瓜达尔地区投入100亿美元建设炼油厂和化工项目,孙德刚分析认为,这将对“中巴经济走廊”起到重要支撑作用。沙特也是迄今首个宣布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第三方,在参与巴基斯坦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中沙存在共同利益。未来有望形成“中—巴—沙”三边合作机制,中巴经济走廊成为三方互利合作的重要对象。
中国___发言人耿爽19日对此回应称,中方乐见巴方同包括沙特在内的其他国家开展友好交往与合作。“去年,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访问巴基斯坦时,中巴双方一致同意欢迎第三方参与走廊建设,使走廊不仅造福中巴两国人民,也为促进区域经济合作与互联互通、实现共同发展做出更大贡献。中方愿在中巴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开展第三方合作。”
中巴投资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认为沙特投资在短期内会对中国企业造成一些影响,但他以工程项目为例强调称,中方具备速度快、交付能力强、有大型项目经验等优势。从长期看来,沙特投资的到来无疑将对巴基斯坦经济带来正面影响,如何与中国形成第三方合作值得期待,“当然这需要一定的磨合期”。
除了备受瞩目的金融支持外,在沙巴两国领导人一对一会谈后,巴政府宣布成立新的沙特-巴基斯坦最高协调委员会(Supreme Coordination Council),以就两国安全、外交、商贸和文化等领域事宜保持协商。据巴通社报道,两国在该委员会框架下设置了10个联合工作组,工作组成员每3个月会面一次。
伊姆兰还在国宴上公开向穆罕默德提出,希望穆罕默德为在沙特阿拉伯生活和工作的250多万巴基斯坦人以及在监狱中的3000多名巴基斯坦囚犯提供便利。“他们有时候会遇到困难,我们希望您能向对待自己的人民一样对他们。” 伊姆兰说。
穆罕默德则表示,他会考虑伊姆兰的请求——“请把我当作巴基斯坦在沙特阿拉伯的使者……我们不会对巴斯斯坦说‘不’,无论你们提出需要什么,我们都会试图做些什么。”
巴基斯坦信息部长18日透露称,沙特王储已下令释放被关押在该国的约2000名巴基斯坦籍囚犯。
此外,18日,穆罕默德王储会见了巴基斯坦军队总参谋长卡马尔·贾韦德·巴杰瓦(Qamar Javed Bajwa)将军,并于下午接受巴基斯坦总统阿尔维向其授予的“巴基斯坦勋章”(Nishan-e-Pakistan,巴基斯坦授予外国领导人的最高勋章)。
访印度打造战略伙伴关系
结束了在巴基斯坦的两天高调行程后,穆罕默德王储18日晚间离开伊斯兰堡,并于19日晚抵达印度,开展为期两天的访问。
按照计划,沙特王储将在访印期间分别与印度总统考文德和总理莫迪举行会晤。
印度___表示,王储与莫迪会晤期间,他们将讨论“贸易与投资,国防和安全,包括反恐和可再生能源”,双方政府将共同打造战略伙伴关系。
印度经济时报指出,穆罕默德此次印度之行将重点关注能源投资交易、基建和高科技部门。沙特内阁已授权萨尔曼签署协议,在其访问期间建立沙特-印度最高协调委员会,双方计划签署谅解备忘录,用于沙特国家投资和基础设施基金的投资,以及另一项促进和保护相互投资的协议。 在其他谅解备忘录中,双方还计划推动广播和旅游领域的合作。
另据半岛___19日消息,预计双方还将讨论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对印度炼油厂的投资,包括该公司在印度西海岸建立440亿美元设施的停滞项目。据悉,该项目的进程受到当地农民抗议土地征用的示威影响,18日,马哈拉施特拉邦首席部长宣布,印度—沙特项目将迁至新址。
此外,印度报业托拉斯援引该国___官员消息称,沙印两国将在涉恐问题上发表“措辞强硬”的联合声明。
过去20年间,印度与沙特的关系大幅加强。沙特容纳了270多万印度外籍人士,是印度的第四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为280亿美元。与此同时,沙特还是印度能源供应的主要来源,供应其20%的原油。
去年G20峰会期间,萨勒曼与印度总理莫迪决定,两国将尽快建立一个领导人层面的协调机制,促进沙特在印度能源、防务、食品安全、机械等领域的投资。
去年底,沙特王储曾宣布将完成对印度国家投资和基础设施基金的初期投资,以帮助该国加快港口,高速公路和其他项目的建设。
出访时机值得玩味
比起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与巴基斯坦、印度两国分别签署的合作协议,此次出访两国的时机同样受到外界关注。
就在上周,印巴之间存在争议的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发生了一起针对印度军警的自杀式袭击,44名印安全人员死亡,印巴关系瞬间骤降。
印度方面指责巴境内组织发动了此次袭击,并以此为由对后者施加经济、外交双重压力,扬言要“完全孤立”巴基斯坦。15日,印度宣布取消巴基斯坦的最惠国待遇,16日,宣布将从巴基斯坦进口所有货物关税提高至200%,甚至还要求国际社会“站队表态”。
外交上,印度于15日宣布召回印度驻巴基斯坦大使比萨里亚。
据英国《卫报》17日消息,随着公众的愤怒持续升温,印度各地都举行了告别死者的仪式,人们一边焚烧巴基斯坦国旗,一边高喊反巴基斯坦口号。
然而,尽管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声明称,沙特愿借此访为缓和印巴紧张关系做出努力。但在巴基斯坦,穆罕默德王储并未就这一议题作出过多探讨,而在印度,鉴于印度当前的激烈言辞和高调态势,加之全国大选的临近,莫迪及执政党人民党或难以轻易被沙特王储说服。
“穆罕默德王储可能会作出姿态,在印巴之间进行斡旋,但鉴于沙特目前内政和外交面临多重任务,沙特难以开展实质性斡旋外交。”孙德刚补充说。
另一方面,当下对于沙特王储而言亦是一个敏感时机。
沙特国内正在积极推行的“2030愿景”经济计划,由于种种原因,在过去一年间进展缓慢,不仅被视为标志性项目的沙特阿美IPO暂停,王储高调规划的“NEOM未来城市”蓝图也仍停留在纸上。
此次与巴基斯坦和印度两国签署的合作协议,正符合沙特王储领导的、以求通过新产业和振兴私营领域等举措,帮助沙特经济摆脱对石油收入的过度依赖的“2030愿景”。穆罕默德王储或期待借助对外投资,为国内经济改革注入新的动力。
此外,据路透援引分析人士称,此次亚洲之行还意味着,穆罕默德试图重新塑造自己的国际声誉。
对于印度媒体颇为介怀的首站选择巴基斯坦而非印度一事,孙德刚认为,目前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正受到美、欧、土耳其联合施加的巨大政治、外交和舆论压力,这一压力迫使沙特继续“向东看”。穆罕默德按照对象国地理位置由近及远,依次访问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国三国,并不表明沙特“重巴轻印”。
另一方面,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教授向指出,沙特王储访问巴基斯坦还有另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参与美国与阿富汗___18日在伊斯兰堡举行的会谈,获得美沙关系中另一枚筹码。
然而,___18日援引阿富汗帕杰瓦克通讯社最新消息称,由于“___”等旅行限制,一些___代表团成员无法前往伊斯兰堡。原定于18日举行的会谈被推迟。
此外,在最早披露的王储出访行程中,还包括了马来西亚和印尼两个东南亚国家。据路透社援引两国官员的话说,这些行程已被推迟。而据报道,由于今年晚些时候沙特王储或将赴日本出席G20峰会,因而日本也未出现在其此番出访行程单上。
相关文章